所在位置:首页 >> 宏观政策>> 资讯详情

减量置换是钢铁行业发展大势所趋

作者:24 发布时间:2020-01-14 文字大小:【大】【中】【小】
   减量置换是钢铁行业发展大势所趋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十四五”谋篇之年,也是打赢蓝天保卫战、脱贫攻坚战的决胜之年。

  李新创表示,2020年,钢铁行业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一方面,我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为钢铁行业健康发展提供了基础;另一方面,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依然任重道远,6大重点、难点工作亟待发力攻坚:

  一是严禁新增产能,严格产能置换,加大违法违规新增产能行为的查处力度,进一步健全主动发现违法违规行为的长效机制。

  二是加大推进超低排放改造的力度,形成一批环保水平高的A级示范企业,实现“到2020年底前,重点区域钢铁企业力争60%左右产能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目标。

  三是科学实施产业布局,重点解决“画地为牢”、“劳民伤财”的同城搬迁问题,实现全国范围内的优化布局,大力提升行业企业竞争力。

  四是稳步推进兼并重组,针对掌控力与自律能力弱等制约行业健康发展的关键性问题,进一步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通过强强联合、产业链整合、区域和跨区域产业结构调整、国际产能合作等多措并举,切实提高产业集中度,全面推动行业高质量发展。

  五是强化标准引领和创新驱动,瞄准国际标准提高水平,突破一批“卡脖子”的关键核心技术,实现钢铁行业质量变革、效益变革、动力变革,赋能钢铁行业转型升级。

  六是加强产业链协同,探索建立面向长远、互利共赢的铁矿石供需机制,打好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攻坚战,共建协同高效的钢铁产业生态圈。

  减量置换是钢铁行业发展大势所趋

  未来一段时间,中国钢铁产量和消费量仍然将保持在高位水平,但长期来看,减量化依旧是钢铁行业发展大势所趋。当前,随着工艺技术的快速进步,钢铁生产效率大幅提升。

  根据2019年9月国务院开展的淘汰落后和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督导检查工作情况,钢铁企业产能利用率超过100%的现象比较普遍,部分企业可高达150%甚至170%以上。加之在产能置换过程中,不排除仍有企业“以小报大”、“批小建大”等方式违规增加钢铁产能,以及部分僵尸产能的复活,将在很大程度上增加行业严控新增产能的压力,也将影响行业有序、可持续高质量发展的进程。

  他建议,政府继续保持政策高压态势,严厉打击违规新增钢铁产能的违法行为;继续保持政策战略定力,深入推进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严控产能方面,行业协会作为产业政策的重要参与者,建议一是要加大政策的宣贯力度和行业发展形势的讲解力度,特别是对产能规模较大、企业较为集中的重点区域实施精准对接与指导;二是要协助政府做好钢铁产能的摸底与核查等工作,进一步规范行业企业的发展;三是要面对新问题新形势,研究并提出严控新增产能的组合政策建议,充分发挥组合政策成效,全力推动行业高质量发展。

  “对钢铁企业来讲,最为重要的就是依法依规规范发展,严格执行国家产业政策要求;然后是树立新发展理念,全面推动高质量发展,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做好布局优化、品种优化、节能环保升级、智能制造升级、服务和产品质量升级等工作。”他强调,“同时,要做到自律发展,行业秩序好,对所有钢铁及产业链上下游企业都好,否则一旦市场秩序被破坏,必然导致新一轮的资源抢夺战、产品价格战,所有企业都将不可避免的遭受重大损失。”

  电弧炉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

  李新创认为,当前,电弧炉发展既有显著机遇也有巨大挑战。

  他分析指出,从政策、资源、环保等角度看,电弧炉发展迎来显著机遇,主要包括以下3方面原因:

  一是产能置换政策鼓励发展电炉钢。2017年末,工信部对原产能置换办法进行修订,出台了《钢铁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工信部原〔2017〕337号),提出各地区钢铁企业内部退出转炉建设电炉可实施等量置换,这对产能置换要实施1.25:1的环境敏感地区钢铁企业有很大吸引力,将促进电炉钢发展,进而对我国钢铁产业结构调整起到推动作用。同时,2019年8月,工信部发布的《关于引导电弧炉短流程炼钢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也明确提出了“到十四五末,各省(区市)置换建设的短流程炼钢产能占承接总产能的比例应不低于30%”的目标,为发展电炉炼钢提供了良好的政策环境。

  二是废钢资源趋于充裕。随着国内工业化、城镇化的持续推进,未来废钢资源回收也将出现一个快速放量增长的阶段。据估算,2020年我国钢铁积蓄量将达到100亿吨,废钢产生量可达2.6亿吨左右;2025年我国钢铁积蓄量将达到120亿吨,废钢产生量可超过3.0亿吨。届时,国内废钢资源的供应紧张情况将得到有效转变。同时,随着国家规范废钢铁行业的发展、营改增等税收政策的配套落实,钢铁企业获取废钢资源的便利性和经济性将会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为发展电炉钢奠定坚实的资源基础。

  三是环保政策倾向电弧炉短流程。目前,“2+26”城市已实施的采暖季停限产政策是基于高炉产能进行核算,因此该区域内全废钢电弧炉企业几乎不受限产影响。此外,高炉—转炉长流程的碳排放强度显著高于全废钢电弧炉短流程,随着未来钢铁工业纳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碳排放政策将为全废钢电炉短流程带来更大的发展机遇。

  他同时也指出,电弧炉短流程炼钢成本高是其快速发展的巨大阻力。我国电力供给长期以燃煤发电为主,火电发电量占比80%左右,由于煤电价格联动机制不完善和交叉补贴持续存在,造成我国工业用电价格相对较高。各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导致废钢资源区域差距显著,废钢质量参差不齐,电炉钢成本受废钢、电力和炭素电极价格波动影响较大。目前,电炉钢成本比转炉钢高约300元/吨。另外,随着钢材品种结构优化升级,短流程企业还面临难以实现品种结构调整的巨大障碍。“要合理掌握电炉钢发展节奏,不能一哄而上,应根据条件有序发展。长短流程结合仍然是未来钢铁行业工艺流程变化的方向。”李新创强调。

  他认为,从世界主要钢铁大国或地区发展规律来看,随着废钢资源供应充裕,发展短流程炼钢是必然趋势。展望中国电炉钢发展,预计将经历3个大的阶段:一是探底回升的起步阶段,该阶段中国电炉钢比例将发展到15%~20%;二是快速增长阶段,该阶段中国电炉钢将由20%提升到约30%;三是缓慢趋于平衡的阶段,电炉钢不断适应届时的市场、资源、环境、技术、电力等条件,逐渐达到新的平衡。预计“十四五”期间仍是我国电炉钢的探底回升阶段,电炉钢比将逐步达15%~20%。

  实现超低排放既要补齐短板也要提升软实力

  钢铁行业实现超低排放质量任重道远。李新创认为,钢铁企业要从硬实力和软实力两方面同时着手,以实现超低排放。

  首先,硬件方面还需要补齐短板。钢铁行业工艺流程长、产污环节多,钢铁联合企业有组织排放口多达数十个,无组织排放源更是高达数千个,物料和产品运输量大,导致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难度极大。而大多数钢铁企业对于全面超低排放的理解不到位,对实现超低排放的难度认识不足,没做好打“攻坚战”、“持久战”的准备,导致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工作中存在明显“短板”。比如:脱硝治理技术路线选择不当;DCS控制系统和CEMS在线监测系统不健全;无组织排放底数不清,未建立无组织排放集中控制系统;清洁运输比例偏低等。

  其次,软实力需要同步提升。大多数企业认为超低排放就是加大投入,选择最先进的工艺技术、上最顶尖的环保设施。但是却忽视了环境管理软实力的提升。厂内厂外清洁化运输结构的缺失、环保管理人员数量与业务水平的欠缺、治理设施源头指标的不可控、现场运维人员环保理念薄弱等诸多问题,大幅蚕食了企业高昂环保投入带来的成效,企业环境面貌并未根本转变,企业的环保治理热情也消耗殆尽。

  他指出,要啃下这两块“硬骨头”,也需要从两个方面着手。一是对照《关于做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评估监测工作的通知》和《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技术指南》,对厂内进行全方位无死角的排查和预评估,按照相关要求对全工序的有组织排放、无组织排放和清洁运输进行全面提升。二是在建立全厂完备的污染防治技术装备的基础上,开展卓越环保绩效管理,以建立环保考核体系为核心,以现场管理为抓手,从战略决策、组织管控、人员管理、薪酬考核、制度规范等方面对企业环保管理水平进行持续改进,推动企业成为“认知环保—精益环保—卓越环保”的先行者和领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