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宏观政策>> 资讯详情

专家:要确保平稳复工,但不必草木皆兵

作者:24 发布时间:2020-02-14 文字大小:【大】【中】【小】
 
     堵不如疏,地方政府目前应该做的是将医疗卫生系统准备好,让民众和企业有信心和明确预期;而不是一味挡住人流、物流,阻碍市场“复苏”。
 
▲国家发改委:因地制宜施策,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需两手抓。  
 
     本周以来,部分企业已复工复产。但目前确诊人数还在增加,在疫情防控压力和相关管控措施之下,有些企业想要顺利开工并不容易,开工审批、招工困难、口罩短缺、物流不畅……要达到满格运行状态,还面临诸多痛点。
     
     如何帮助企业尽快恢复正常状态?新京报记者连线了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简称人大国发院)的多位专家学者,围绕企业复工复产、经济平稳运行建言献策。
 
     访谈嘉宾(名字按首字母排序):
     李丁(人大国发院研究员)
     罗来军(人大国发院研究员,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
     马亮(人大国发院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赵忠(人大国发院研究员、劳动人事学院教授)
 
科学对待疫情,防止草木皆兵
 
     新京报:目前不少地方复工复产的动力很足,但由于疫情防控需要,还要面临严格的开工审批,如何看待地方政府这种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的矛盾?
 
     李丁:如今疫情防控是主要矛盾,这个问题没做好,就相当于一票否决,所以各级政府的重心也都在疫情上。
 
     目前有种情况是,虽然从国家层面来说,多次强调复工复产,但这个任务是逐步压实给基层单位的,比方乡镇街道和社区。这些基层单位主要负责社会事务,大部分已经剥离了经济职能,他们在保证防疫任务完成的时候,会在上一级政策之上再做加法。在复工审批签字方面会比较谨慎,需要签字的部门越多,办成的概率越低。这种“上热下冷”的局面,阻碍了政策的传导,需要引起重视。
 
     罗来军:一些地方政府进行严格开工审批,可以理解,毕竟“轻敌”的教训还在眼前,生命大于天。但也需“有度”,要兼顾科学防疫和复工复产,在具体做法上要更加精细化。
 
     比如政府根据企业复工的急需程度,可以分批分期复工以及接收工人回归,避免一窝蜂的复工方式。
 
     又比如,采取精确到人的控制体系:确定拟复工企业并逐一通知—每个企业要逐一对接每个工作人员—摸清楚每个工作人员的身体状况—让那些确保安全的人员能够顺利返回企业和复工。
 
▲探访复工后的北京地铁:人流增加,有乘客穿雨衣戴手套。  
 
     此外,政府对企业是否采取了充分的防疫措施,还要进行监管和督查。总之,政府要做到“保障防疫安全的企业顺利复工,不设置政策性障碍;同时,对防疫不力的企业也不能随意放行”的目标。
 
     新京报:企业复工,最直接的困难就是要给员工配发充足的口罩,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罗来军:当前口罩等防护物资的短缺有总量上的因素,但也有结构性问题,即部分人员和组织恐慌性地囤积了较多口罩等防护物资。接下来,除了进一步加大防护物资的生产和供应外,也不妨积极对接和引入国际援助,让国际产能在增加急需性供应方面发挥作用。同时,也要发挥个体的能动性,单位或者个人在熟悉的范围内进行相互援助,“化存量为增量”。
 
     当务之急,是让各种资源“流动”起来
 
     新京报:目前,个别地方还采取了对部分省份务工人员一律遣返的做法,加剧了一些企业的“招工难”,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李丁:我国经济发展早已成为一个整体,大规模人员流动成为常态。“一刀切”的管理方式减轻了政府管理者的甄别负担,但会导致大量工人返工难,严重影响企业复工和正常生产。如今工厂和企业内部生产过程都是分工合作、流水线式的,缺少一个岗位的工人,整个流水线都无法开工。
 
     实际上,除了湖北地区外,外省务工人员携带病毒的概率很低,因此否定整个务工队伍,有些过度紧张、过激反应。
 
     赵忠:要让劳动者有序安全地流动起来。劳动者仍然是生产过程中最重要的生产要素之一,而且每位劳动者背后都有一个家庭。
 
     一个可行的办法是杭州市实行的“人员一码通”:绿码者在全市域内亮码通行;黄码者要进行7天以内的集中或居家隔离,在连续申报健康打卡7天正常后将转为绿码;红码者要实施14天的集中或居家隔离,在连续申报健康打卡14天正常后将转为绿码。这措施使疫情可控,同时保证了人的有序流动。
 
     新京报:目前,要尽快恢复全产业链,还面临上下游企业不够协同、物流不够畅通的难题,该如何解决?
 
     李丁:产业链的协调在正常情况下是通过市场来完成的,但在举国防疫的情况下,人口流动、物流都受到了影响,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市场难以正常运转。
 
     当务之急是,疫情不太严重的地方,除了医疗卫生系统加强准备,社区系统适当配合外,应该立马完全恢复正常。对于物流等行业,甚至应给予一定程度的补贴,目前一些地方已经采取了高速通行费打折的措施。
 
     马亮:在产业链衔接和配套方面,还是应该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企业为了恢复产能和摆脱困境,会积极努力地盘活上下游产业链。
 
     在市场发挥作用的基础上,政府部门可以考虑为企业提供一定的支持,比如,《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关于支持企业控疫情稳增长若干措施》提出:“帮助企业开拓、对接市场;鼓励区内企业产业链上下游协同发展;鼓励企业从境内、外采购与疫情防控相关的原材料自用或提供给区内其他企业使用,根据采购金额给予适度补助。”
 
     物流是劳动密集型行业,受到疫情防控的较大影响。可以鼓励受疫情影响的企业同物流公司合作,既为物流提供了劳动力,也减轻了这些企业的生存压力。比如,有电商平台企业同餐饮公司合作,达到了人力资源的优化使用。在防疫时期,各地政府部门对物流企业提供了较强的支持性政策,这包括减免增值税、提供补助等。企业应抓住政策契机,通过形式多样的灵活用工来尽快恢复物流能力。
 
     赵忠:还可以发挥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现代技术优势,引导大型互联网企业、平台企业和国有企业充分发挥作用,为企业提供信息支撑和供求对接,帮助企业减少疫情上下游产业链的冲击。
 
疫情暴露的短板,或成经济“新增长点”
 
     新京报:在企业复工复产过程中,政府部门应做好哪些方面的服务?
赵忠:在企业复工复产过程中,要充分发挥企业、政府部门和专家的作用。真正做到“防疫生产两不误”。卫生与健康部门、疾控部门应该指导企业梳理生产过程中的风险点和对应措施,有效防止疫情扩散。企业也可以聘请防疫方面的专家,帮助企业制定疫情期间的防控措施。
 
▲北京市疾控中心发布28字通勤防疫口诀。 
 
     李丁:政府首先应该做的是将医疗卫生系统准备好,一旦出现疑似案例能够及时隔离和救治,降低病死率,增强大家对于战胜疫情的信念和信心,让企业和民众有明确预期。在此基础上,尽快恢复湖北以外地区的正常生产生活,创造更好的营商环境,降低交易成本和社会成本,最大限度地降低疫情的影响。
 
     最近很多地方相继制定了减税降费免租等一系列举措,这些无疑体现了政府的主动而为;但也要注意防止“用力过猛”。防疫成本如何在社会分担,有政府作用也有市场作用,“大包大揽”也可能扭曲市场,难以真正惠及中小企业。要保持政策的灵活性,根据实际情况不断完善。
新京报:目前,很多地方都出台了帮助中小企业纾困的一系列举措,有观点建议,为企业减免部分社保,这种呼吁是否可行?
 
     马亮:社保缴纳问题既涉及企业运行成本,也关乎职工福利、代际公平和社会保险制度长期平稳运行,因此需要拿捏好度,在二者之间求得平衡。
 
     目前各地普遍采取的是允许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小微企业推迟缴纳社保费,使企业有喘息之机。但是在疫情过后,企业仍然要按期足额缴纳社保费。对于财政状况良好和社保基金运行情况不错的地区,可以考虑适当下调职工社保费率。当然,政府部门也可以通过很多其他方式来降低企业运行成本,比如为职工提供技能培训补贴。
 
     新京报: 2020年是我国一个很重要的节点,疫情的发生可能让我们损失了一些“元气”,接下来如何尽快让经济步入正轨?
 
     李丁:这次疫情导致我国全面进入防疫状态,大量劳动力归巢,无法外出工作,影响面比2003年的非典要大,而且我们的经济体量、经济结构和2003年都大不相同。尽快恢复元气的关键是如何让民众对未来经济有信心,寻找新的增长点非常重要。
 
     反思这次疫情,在医疗卫生、教育、养老、基层治理等软性方面加大投入,让它们替代基建成为关键领域,或许可以达到一定的乘数效应,增进居民获得感的同时,提振市场信心。经济学家应该加强这方面的研究,欧美很多国家在这些公共消费方面的支出是很大的,这对于提升社会文明水平、真正推动中国迈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作用不容小觑。